洹水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477|回复: 1

[其它] 孤胆英雄张世元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7-3-30 08:07
  • 签到天数: 843 天

    连续签到: 56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发表于 2015-9-5 16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  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   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    x
    孤胆英雄张世元
    ——一名武工队队长的抗战故事
    张世元同志的革命残废军人抚恤证
    张世元同志的日记
    张世元同志的全家合影照(右二为张世元)(以上3张图为资料图片)

        □  张更明
        一位1932年就参军入伍,身经百战的老英雄,在革命胜利后,一没有邀功请赏,二没有索官要权,而是解甲归田,成了一名普通农民。细读张世元的抗战故事,在领略他那波澜壮阔的人生、跌宕传奇的经历之外,更能体味出一位革命老前辈纯朴而高尚的人格。
        1943年,太行军区成立了安阳武装工作队,30多名队员都是连排级干部,有10多名老红军,张世元便是其中之一。武工队的全称是武装工作队,在对敌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张世元被派到安阳县西部任职,他对这一带是比较熟悉的。他曾率八路军769团二营二连和新一旅,消灭了敌占区积善、西傍佐、好井等村的反动会道门“同盟一心团”“老君道”“圣道”会徒200余人。当时在道首张万庆、路有贵的带领下,会徒聚众叛乱,危害乡里,民愤极大。张世元参加了这次平叛战斗,我军迅速出击,在西傍佐村果断将这伙蟊贼镇压了下去。
        1943年7月,张世元单枪匹马来到南铜冶村,住在了伪保长马尚龙家里。
        当时,八路军从各方面转变战略,寻找对付敌人的方法。毛泽东、朱德、王稼祥、叶剑英共同致电前方,指出中共党组织、八路军各部要采取“隐蔽自己、保存实力、保护民众”的方针,要帮助民众想办法对付敌人,并特别指出,在这些地区可以采取“两面派”(明维持、暗抗日)政策,避免因尖锐对立引起敌人对群众的残酷镇压。在我军的大量工作下,当时不少伪保长都处在这种“两面派”之列,要么既照顾敌人,又照顾我们;要么明应付敌人,暗进行抗日。伪保长马尚龙就属于后一类人。
        这是一座典型的北方四合院,张世元住在东屋。
        根据党的“隐蔽自己、积蓄力量”和“分化瓦解敌人、团结中间力量、打击顽固分子”的指示,张世元起早贪黑、披星戴月,宣传抗日救国主张,很快就打开了局面。当时,他白天一身庄稼汉打扮,走村串巷,发展组织抗日力量,晚上深入据点集镇活动,除汉奸、杀鬼子。看着敌人一个个被杀掉,老百姓打心眼里高兴,可都不知道是谁干的。
        没多久,南铜冶村民兵马新年觉得张世元操南方口音,整天东奔西跑,好生蹊跷,想了解他是什么人。于是,马新年便趁张世元不在家打开了他的屋门,撬开了他唯一的箱子,发现里面装着枪支弹药。晚饭后,马新年便把这一情况汇报给村长马石女和民兵队长任石根。
        “村长,我看他不是一般人,他自己带有武器弹药,八成是个什么官。”马新年说。
        其实,张世元早已和马石女、任石根取得了联系。两人一听马新年讲,便对他说:“他的身份我们知道,这是组织秘密,你就别再问了,也不要向外人说。”
        正说着,张世元推门走了进来,马新年便出去了。
        张世元坐到床前,和马石女、任石根唠了起来。
        “现在抗日战争已经进入了第六个年头,度过了最困难时期,我们就要进行战略大反攻,日本鬼子是秋后的蚂蚱——蹦不了几天了。上级指示我们,要在各村尽快建立我们的武装,开展游击战争,准备配合大部队进行大反攻。”
        “好哇!我们终于盼来这一天了,这些日本鬼子真比毒蛇还毒,比豺狼还狠。日本鬼子打进俺村时,抓住18个青年人,捆成串,用机枪扫射,他们都被活活打死了。”
        “俺村的妇女真是遭了殃了,鬼子进村后不是强奸就是轮奸,把人糟蹋后还用刺刀挑死。村里一位妇女正在地里干活,5个日本鬼子竟在大白天把她衣服脱光进行轮奸,硬是给折腾死了。”
        “日本鬼子这样不把咱中国人当人,老百姓简直不能活了。”他们越说越气,眼中喷射出仇恨的火焰。“血债要用血来还!”张世元愤怒地说,“我们就是要把群众发动起来,建立咱的武装队伍,拿起枪跟鬼子干,把他们赶出中国去!”
        当二人得知几天来那么多鬼子都是被张世元杀掉的,十分惊讶。
        “老张你真行啊,一个人就把敌人搅得提心吊胆、魂飞魄散。”
        “对这些坏蛋,必须给他们点儿颜色看看,杀杀他们的威风。”张世元笑着说。
        从那以后,在南铜冶村,张世元成了一个令人瞩目的人物。他的朋友越来越多,像马常保、马凤林、史国汉等,都和他亲如手足、情如兄弟。每到夜晚,大家坐到一起,总有说不完的话。张世元常常给他们讲八路军打鬼子的故事。
        群众被发动起来,情绪十分高涨。不长时间,南铜冶、东水、都里、好井、公光、西傍佐等地的民兵组织都建立起来了。
        身经百战的张世元枪法很准,天上飞的大雁,他说打哪只就能把哪只打下来。当时,根据地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“张世元,枪神仙,说打鼻子不打眼。”他武艺高、胆子大,爬山越岭如履平地,飞檐走壁是拿手好戏。两层楼间2米宽的夹道,他腾身就能跳过;一层楼高的房顶,他一跃就能上去。尤其是在打仗的时候,尽管炮火连天,枪林弹雨,但他横冲竖杀,若无其事,讲起战术来,更是一说一套。他给民兵讲“伏击战”“麻雀战”“黄蜂战”“遭遇战”,讲围点打援、声东击西、调虎离山、以逸待劳。一次,在给公光村民兵上军事课时,张世元讲了如何站岗:漆黑的夜晚,要不时把耳朵贴在地面上,听听远方有没有动静;如果是雨天,可以将刺刀插到地里,耳朵对着刺刀辨别,这样就可以判断有没有敌情。
        张世元胆大心细,枪法极准,经常一个人深入敌占区执行艰巨任务,被人们称为“孤胆英雄”。一次,为了加强武工队的装备,张世元准备到敌占区搞20把手枪。他经过再三分析筛选,把行动目标定在了伦掌集。
        伦掌集是日伪军的心腹地带,是当时豫北一个繁华的集镇。“七铜冶、八积善,比不上伦掌一大片”,足见其规模。这一天,张世元带着民兵王永泉踏上了征途。
        他们翻过一道岭,下了一个坡,来到了伦掌集大街之中。
        张世元小声对王永泉说:“这里驻扎着一个伪军中队,伪中队长的家就在大街北侧,咱们就从他身上开刀。”
        夜已经深了,他俩来到伪中队长家的院墙下。张世元踩着王永泉的肩膀翻过院墙,从身上掏出一条麻绳,一头捆在墙里边的树上,一头抛出墙外,王永泉抓住麻绳爬了进去。
        他俩敏捷地来到伪中队长的窗下,用舌头舔破西套间的窗户纸,只见伪中队长正赤身裸体躺在床上,抱着一个和他年龄极不相称的女人,滚作一团,还不时发出淫荡的浪言。
        张世元和王永泉移步向前,猫腰走到正厅门前。
        这是一个标准的北方农村建筑。门紧闭着,王永泉敏捷地弓下身,早已把门的闸板移开,麻利地钻了进去,拨开门栓,轻轻地开了门。
        伪中队长做梦也没想到,就在他作乐销魂的时候会有灾祸降到头上。还没等他弄清是怎么回事,两把手枪已抵住了他。
        “别吭声,叫就毙了你。”张世元声音不高,但十分严厉。
        伪中队长早已瑟缩成一团,两眼发直。女人一把拉过被子,滚到炕角,脸色发白,连气都不敢出。
        王永泉一把将伪中队长拉起,厉声道:“把衣服穿上!”
        伪中队长浑身筛糠,结结巴巴地说:“好…… 好好!”
        穿好衣服,还没等发话,他已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,连声说:“饶命,饶命!”
        张世元用警告的口吻说:“这就看你咋办了,不瞒你说,我们是八路军领导的武工队,我叫张世元。”
        “啊!啊!久闻大名,久闻大名。”伪中队长磕头如捣蒜。
        “站起来吧,坐下说话!”
        伪中队长慢慢抬起头,直起腰,扶着身边的椅子站起来,坐到桌边。
        “你应该放明白点儿,在太行山区,日本鬼子被八路军打得屁滚尿流,一败涂地。我军的主力部队已经下山,全国性的大反攻就要开始了,别看日本鬼子还张牙舞爪的,其实他们快完蛋了。你是中国人,不要替他们卖命了,应该想想自己的后路才对。”
        “是,是,得给自己留条后路。”
        “要给自己留后路,现在就看你的表现。”
        “只要能办到的,我都照办!”
        这时,那女人已穿好了衣服,听到这里,赶紧跳下床,走到伪中队长跟前,晃着他的肩膀说:“还不快谢谢长官的不杀之恩。”
        伪中队长连声说:“谢谢,谢谢不杀之恩。”
        张世元应声答道:“现在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。”
        伪中队长说:“只要能办到的,坚决照办!”
        张世元略一沉吟:“现在你去搞20把手枪,也算你对抗战的支持。”
        “这……”伪中队长迟疑了一下。
        “有难度吗?”张世元紧逼一步。
        “不不,让我想想,想想。”伪中队长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几个圈,说,“这样吧……”接着把他的想法和盘托出。
        在伪中队长带领下,张世元和王永泉穿上伪军军装,紧随其后,走出宅院。
        繁星满天,淡淡的月光倾泻在这座豫北小镇上,3人大摇大摆地向敌人的军火库走去。
        夜间巡逻都是伪军的事,司空见惯。哨兵一听是中队长的声音,一点儿也没怀疑。
        守卫仓库的两名日本兵一见有人走过来,马上端起枪,厉声喝问。
        伪中队长和他们挺熟,便走上前去,递给他们一包烟。
        就在这时,张世元和王永泉猛地拨出刺刀,跳到两个鬼子身后。两个鬼子还没来得及哼一声就一命呜呼。
        两人迅速从鬼子身上搜出钥匙,打开了库门,很快找到了手枪,装进麻袋里,然后又掩好门,顺原路回到伪中队长的家。“怎么样,事办好没有?”看着他们三人进来,那女人赶紧问道。
        伪中队长仍心有余悸,说:“总算还顺利。”
        张世元说:“这样做就对了。”他顺手从身上摸出几块光洋,说:“这算抗日政府奖赏你的。”
        “不!不!”伪中队长连声推辞。
        “叫你拿着你就拿着,只要你真心实意为抗日工作,八路军是不会亏待你的。记住,多干好事,不要干坏事。”
        “是!是!”伪中队长诺诺连声。
        天亮了,为了安全起见,他俩扮作回娘家的样子,王永泉骑在驴上扮新媳妇,张世元赶着毛驴、提着篮子,一路向西岭走去。
        王永泉身材瘦小,面皮白皙,穿上花衣服还真跟新媳妇一样。他们一边说着,一边笑着,不一会儿已走上坡顶。
        突然,身后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形迹可疑的矮子,还跟着一个满脸横肉的人,向他们追来。
        “有情况,有人盯梢。”王永泉轻声说。
        张世元眉头紧蹙,脑子飞快地转着,想着应对的办法。
        “怎么办?”王永泉又问。
        张世元说:“这里离李家岗炮楼太近,一旦打起来,对我们不利。这样吧,我们进饭店周旋一下。如有意外,我掩护,你回部队。不管怎样,一定要把枪送回去。”
        说着,张世元扬鞭朝驴打了几下,加快了步子,走进了前面路边的一家饭店。刚坐稳,矮子便带着那个满脸横肉的人走了进来。那人气势汹汹地走到张世元跟前,双手掂着两把崭新的手枪,眼睛眯成一条缝,阴阳怪气地说:“幸会,幸会,这不是张主任吗?”
        张世元心里一咯噔,眼前迅速闪过几个画面。啊!想起来了,在不久前的一次战斗中俘虏了11个伪军,其中就有他。为了瓦解敌人,按照我军政策,经教育后,把他们都放了。想不到这个家伙这样坏,当时真该把他枪毙了。
        看到对方认出了张世元,王永泉替他捏了一把汗。
        “哟,这不是周队长吗!失迎,失迎。”张世元沉着应对,不露声色。
        来者正是伪保安队长周二虎。他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许旅长请你赴约,走吧!”许旅长是国民党第六军一旅旅长,打着“曲线救国”的旗号,已经投靠了日本人。他心狠手辣,诡计多端,张世元此去定凶多吉少。还没等张世元开口,周二虎上前一步,枪口对准了他,蛮横地说:“请吧!”
        看着周二虎咄咄逼人的架势,张世元噌地站了起来:“妈的,太不义气了,皇军山本一郎见了我也要小心服侍,你是哪路蟊贼,竟敢这样无礼,不要忘了你是我的手下败将!”
        张世元大义凛然,转守为攻,声色俱厉。
        这一下,真把周二虎震住了。他深知张世元的厉害,尤其是张世元的枪法他早有所闻,不由地倒退了两步:“张主任,对……对不起,我是在执行公务嘛。”话虽然有些结巴,但仍充满了杀机。
        周二虎回过神来,嗓门又提高了几度:“张主任,你还是放聪明点,这是我们的防地,不是你们二区。”他恶煞般地晃晃乌黑的枪口,威胁道:“请吧,不然我就不客气了!”
        “看来这家伙软硬不吃。”张世元慢慢地抽出烟,脸上若无其事,心里揣摩着对策。
        “既然是请,应该和气点,用得着动火吗?”张世元递过一支烟,不卑不亢、不紧不慢地说,“来,周队长,烟酒不分家,抽一支尝尝。”
        张世元满脸堆笑地凑过去,周二虎眼里闪过一丝狞笑。“哼! 你张世元也有今天。这里到处都是我们的人,谅你也逃不出我的手心。”他一只手拿着枪,另一只手用枪把烟打落在地。
        “去许旅长那里嘛,当然可以,不过有一件事咱还得商量商量。”张世元一边说,一边转过身来,给王永泉递了一个眼色。
        周二虎高兴极了,如果抓住了张世元,说不定自己能得到不少好处哩,所以一听张世元这样说,便赶紧答道:“我保证……”
        几乎就在同一个瞬间,张世元猛地转过身,一个扫堂腿,周二虎的双枪便被踢落在地。张世元拔出双枪,顶住了周二虎的脑売。
        张世元的暗示王永泉早已心领神会。只见他抬起一脚,那个矮子便跌了个狗吃屎。
        “举起手来,放老实点,不然就要了你俩的狗命!”
        周二虎刚才那神气活现的神态荡然无存,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瘫软在地。
        “周队长,委屈一点儿吧。”张世元和王永泉一起动手,把两人捆了个结结实实,扔到了饭店后边的粪池中。
        提起张世元“捉舌头”的故事,那简直有点神乎其神,无论是在碉堡里还是在营房内,无论是当官的还是一般士兵,只要需要,他都能精彩地完成任务。
        1944年春,太行五分区主力部队在司令员韦杰的率领下进驻安阳根据地,由县独立营、区干队、民兵和群众配合,对水冶至观台一带的日伪军据点发起进攻。上级派张世元到种子岭炮台捉俘虏。这一带是敌人的重点封锁区,观台至水冶的日伪公路就在此地。
        张世元带着手枪出发了。他埋伏在炮台附近等待时机。傍晚,从观台碉堡里走出4个伪军,哼着小曲向种子岭炮台走来。张世元装作出恭的样子,等这4人走近,一跃而起,将枪口对准他们,厉声断喝:“我叫张世元,缴枪不杀!”4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震住了,乖乖地缴了枪。张世元说:“八路军优待俘虏,跟我走一趟,我是不会伤害你们的。”4个俘虏被押到了东艾口村公所。问过情况后,张世元给他们端来饭菜拿来酒,又给他们讲了当时的抗战形势,做他们的思想工作,然后把枪还给他们,让他们回去了。
        由于我军的优待,被放回去的俘虏为我们做了大量工作,对瓦解敌人、掌握敌情起了很好的作用。
        敌人对张世元怕得要死、恨得要命,千方百计想谋害他。一次,李家岗炮楼伪队长杨俊德设下了一条毒计。
        这是1944年腊月的一天,张世元接到一张请帖,请他到南铜冶村赴宴。
        这无疑是一场鸿门宴。然而,张世元凭着一身虎胆,只身赴会。看见张世元一个人来了,杨俊德心里暗暗得意。饮酒间,杨俊德发出一个暗号,早已埋伏好的3个士兵一拥而上,企图将张世元捆住。张世元对此早有准备,没等3人靠近,便一把抱住了杨俊德的头,一只手掂着枪对着他们,说:“我叫张世元,今天特代表人民除掉汉奸杨俊德。我们的人已把村子包围了,想活命的就回去报信吧!”话音刚落,扭头一枪,杨俊德一声惨叫,倒在了地上,3人见状慌忙逃走了。
        张世元杀鬼子、汉奸的故事在二区广为流传,直到现在人们还津津乐道。



    (安阳日报2015.9.2)
         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7-3-30 08:07
  • 签到天数: 843 天

    连续签到: 56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9-7 08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向英雄致敬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安阳信息网 ( 豫ICP备11004162  

    GMT+8, 2017-3-30 20:39 , Processed in 0.484384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   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洹水论坛由安阳互动传媒有限公司负责运营 本站内容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组织或个人严禁转载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